冠羽飛訊第113期--台北鳥會電子報

113期 2009/10/5
近 期活動
10 月 10(六) 週末派賞鳥活動
10 月 11(日) 週日例行活動
10 月 11(日) 守 護森林講座(4)
10 月 17(六) 杉 林溪
10 月 18(日) 守 護森林講座(5)
10 月 24(六) 守 護森林講座(6)
10 月 29(四) 白 頭翁俱樂部
會 務公告
集遊學護照抽「臺 灣地理百科100冊」★NEW
「2009台北國際 賞鳥博覽會」 ★HOT
「野 鳥救傷種子教師研習」 
「小 水鴨 猜猜看」填答抽獎 
2009 年10-12月活動預報表
其 他公告
島讀台灣系列-文化饗宴
10/31-11/1台灣鳥類論壇
新 聞專欄
專欄:八八水患的省思
關 渡自然公園
關 渡FUN濕地~講座篇
2009/9/12 小水鴨來關渡囉!
關 渡農民誌-冬藏
G.D.P.I 濕地科學小教室
滙 豐濕地巡迴講座~適時,師之,拾濕誌
芝 山綠園
向日葵豎笛重奏團演 出與生態DIY活動
偶戲館.芝山綠園 雙館戶外教學
永續生態花園系列活 動
保 育新聞
江啟章 救鳥無悔
早起賞鷹 小學生:比打電動好玩
從獵殺到保育 楓港設伯勞生態館
小鳥都是這樣長大的
精 選照片
紅尾伯勞:頭及背大致為灰褐色,喜歡高踞空曠地的獨立枝頭或木樁,伺機捕食昆蟲或小型爬蟲類。
詳 細內容

週日例行賞鳥活動/週末派賞鳥活動/ 白頭翁俱樂部賞鳥活動


◎ 集 合地點:新光三越站前店後側門

10月 11(日) 週日例行賞鳥活動—珠海路、挖子尾
10月 10(六) 週末派賞鳥活動—陽明山公園
10月 29(四) 白頭翁俱樂部賞鳥活動— 金山
◎下載本會《例行賞鳥活動路線簡介》(PDF,9MB)

 

【參加例行賞鳥活動須知】

※由本會義務解說員帶隊,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前往,不需事先報名,免費參加。 
※請於活動日早上7:00前至台北市館前路、許昌街交叉口集合(新光三越百貨站前店後側門)。 
※近程活動約在午後返抵市區,遠程則約於黃昏歸返。 
※請自備水壼、交通費、簡餐,另建議攜帶7-10倍望遠鏡、鳥類圖鑑以及賞鳥衣帽。 
※活動當日如遇颱風或豪雨,即自動取消該日活動。

 

【當季路線資訊】

1. 週日例行賞鳥活動
2. 週 末派賞鳥活動
3. 白 頭翁俱樂部賞鳥活動


博覽會網站


小水鴨網站

 



「野 鳥救傷種子教師研習」9/23起報名~


   本會承接農委會林務局計畫補助,與中正紀念堂、北縣農業局、北市中小學自然領域教師輔導團等單位合作,將於10月11日起,安排六次週三下午,於中正紀 念堂開辦「野鳥救傷種子教師研習」,課程免費並可核發研習時數證明,歡迎北部地區國中小學教師踴躍報名,詳情請見研習簡章。

 
簡 章下載】(Word)

■報名網址:http://192.192.134.20/cks/eduweb-utf8/tw/index1.php?menu_ID=3&func=study2


八八水患的省思


文/黃聖祐


身為保育團體的專職,除了為八八水患失去家人與家園的災民感到難過外,我也在想我們還能夠做些什麼?當 全島瀰漫在一片救災與捐款的風氣之中,我想鳥會最該做的,不是再設一個捐款帳號,也不是急著募集相關物資送到災區。我們不能只做這些!

會 館的專職先以一日薪資響應捐款,代表鳥會不是不聞不問,而我們也持續轉載相關保育面向的省思文章,想讓大家更瞭解:哪些是出於天災的無情,而哪些卻可能是 出自於「人禍」的悲哀與惡果?沒錯,救災的確很急、善款也很重要,但其實更困難的卻是災民們重建家園的漫漫長路與孤單,我們除了熱心捐錢,是否還仍願意持 續的、長期的伸出援手?所以,我們希望大家先靜下心、慢下來,才能想清楚自己能為災民和土地再做些什麼?

還 有,我們真的學到教訓 了嗎?聖經上說:沒有穩固根基的房子,終必將面對大水的摧殘與毀壞。「如果,這場雨是下在台北?」生活在都市裡的你和我,在不久的將來,可能也得面對這真 實的考驗!雖然,有些事乃是全民實踐的層次(Ex節能減碳),有些又是政府施政的層次(Ex防水排洪建設),但若引以為鑒誡的話,我們是否關心自己現在所 住的房子/土地安全與否呢?

回到一個倫理層次的問題:「我們看待土地/房屋的『價值』,又是否只停留於 財富/資產的算計,而少了一份該有的管理責任?」是否像樸實的農夫一樣,內心存著一顆敬畏上天與大自然的感恩之心呢?



■ 備註:原文刊於冠羽月刊2009年9月第189期



  


江啟章 救鳥無悔


2009/10/1 【記者林倚安台北報導】

「本 協會理事長江先生罹患惡性腫瘤,經檢查已確知為末期,故協會一切運作將暫停,請停止對諾亞的捐款。」—高雄市諾亞濕地生物生態協會網 站公告著這項令人震撼、神傷的訊息。

三十七歲的江啟章曾任職中國某企業顧問公司,年薪兩百萬元,一次回 台休假在漁塭發現一隻掛在鳥網上的鷺鷥,心生不忍。抱著奄奄一息的水鳥跑了幾家獸醫院,醫生都坦言不擅長醫鳥,他索性帶回家照料。就這樣,他踏上拯救落難 野鳥的人生旅途。

捨棄高薪,救助傷鳥五年,江啟章耗盡千萬積蓄租地、救援飼育到醫療,最後舉債度日。不 能說甘之如飴,但他心甘情願。

二○○六年五月,「諾亞溼地生物生態協會」正式成立。江啟章在高雄都會區 承租近四百坪的廢棄土地,整治出一方生機盎然的人工濕地。在這裡,傷病無依的鳥兒都能獲得完整照護。殘障的,留在園區半野放,諾亞承諾永遠照顧;痊癒的, 諾亞指引牠們回歸自然,「心情很複雜的,就像嫁女兒一樣。……我野放過上百隻,每次都一樣緊張。」

諾 亞野放的作法與眾不同,像是把自己縮成鳥般大,揣測牠們的需要,比如說一般會在黃昏野放貓頭鷹,諾亞卻選在上午,以便讓這種夜行性猛禽有充裕時間觀察環 境,「牠可以看到水在哪裡、附近有什麼動物出沒,太陽下山後,若情況安全,牠就可以在離開諾亞的第一天喝到第一口水。」

諾 亞一個月六、七萬元的開銷原先都由江啟章獨自承擔,後來才接受外界小額捐款。有人建議展示傷鳥募款,江啟章不願牠們受到二度傷害而拒絕。

保 育鳥類之外,諾亞也關注鄉間常見的白鷺鷥,別人都說神經病才救白鷺鷥,那是因為不明白江啟章所預見的危機。江啟章年年調查,估算台南到屏東沿海的白鷺鷥以 一年四萬隻的速度遽減,「我們提前二十年來做,到時候真的出問題了,我們至少有超過十年的經驗,一個團隊。」

這 個像瘋子一樣救鳥的男人,感動了網友與企業聲援捐款,就在媒體廣為報導之際,卻傳來他來日無多的噩耗。在病房受訪的江啟章說,他曾經驕傲自己的作為無可取 代,但突如其來的大病讓他驚覺後繼無人。「也沒有什麼好怨恨的,這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生命歷程,有的人搭平快車,我搭的是高鐵,比較快到而已。」

沒 有政府奧援,世上難再有像江啟章這樣的瘋子為鳥無私奉獻。他把握僅剩三個月的有限生命,整理過往的紀錄資料,無法野放的鳥兒寄放在農委會特生中心,那是他 認為台灣唯一還值得信任的官方單位。

諾亞溼地生物生態協會部落格 http://www.wretch.cc/blog/foxmuder

 
新聞出處: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147041

   


早起賞鷹 小學生:比打電動好玩


自由時報 2009/09/27 〔記者蔡宗憲/恆春報導〕

墾丁候鳥季漸入高峰,社頂公園凌霄亭一早就擠滿賞鷹人潮,雖有強大的東北季 風,鷹群出海數量不如預期,但在眼前不斷盤旋的赤腹鷹,仍讓早起賞鳥的民眾大呼過癮。

天色微亮,社頂公 園陸續湧進愛鳥人士,拿著望遠鏡及各式攝影鏡頭專注凝視天空,一群群乘風而起的赤腹鷹,總是吸引民眾的目光,等待鷹群的空檔,資深鳥友們生動講解,更讓許 多慕名而來的遊客,也成了每年報到的「候鳥」。

連續兩年報到的台南師大實驗小學的小朋友們,拿起望遠鏡 聚精會神觀察的模樣,一點也不輸拿著專業設備的資深鳥友,陳小弟弟興奮地表示,「早起看老鷹超讚,比待在家打電玩還有趣,明年還要再來!」

觀 察猛禽超過20年的鳥類專家蔡乙榮笑道,賞鷹的吸引力就是看猛禽一會兒逆風爬升、一會兒振翅滑翔,飛行姿勢變幻莫測,心情也隨著高低起伏,每年9月一到, 只要沒到墾丁賞鷹,就渾身不對勁。

蔡乙榮說,全台記錄的30多種猛禽,墾丁國家公園就佔了28種,每年 秋風吹起,近8成以上的猛禽會隨著季節遷徙過境,恆春半島因地點位於遷徙路線的交會點,每年都會出現數十種猛禽翱翔天空的生態景象,其中又以9月的赤腹鷹 及10月的灰面鵟鷹最著名。

 
新聞出處: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sep/27/today-south14.htm

   


從獵殺到保育 楓港設伯勞生態館


2009/09/19 中國時報【潘建志/屏東報導】

從 殺戮到保育,全國第一間伯勞鳥生態展示館,廿日於屏東枋山鄉楓港開幕。楓港早期以「烤鳥仔巴」聞名全台,當時只要開車走台一線屏鵝公路行經此路段,空氣中 一定瀰漫著炭火烤小鳥的香味。時過境遷,楓港擺脫「伯勞終結者」的惡名,要塑造成保育重鎮。

紅尾伯勞是 知名候鳥,主要過境期在九月,南部數量遠比北部多。因習慣停在空曠平地樹枝等突出物伺機捕食,居民利用這種習性,以竹子細繩製成「鳥仔踏」,伯勞只要一踏 上立刻被套住,甚至被插在竹尖上,血淋淋讓人不忍卒睹。

枋山鄉長葉有進說,自民國四、五十年代開始,枋 山鄉楓港、善餘兩村捕抓伯勞可說是全民運動,家家戶戶滿山遍野插鳥仔踏抓鳥,自己吃之外還販售。在那貧困年代,伯勞除是飯桌上重要蛋白質來源,更是家中重 要經濟來源。

楓港早期為到台東、恆春重要轉運站,烤伯勞這道小吃受到商旅客歡迎後,開始蓬勃發展起來。 葉有進回憶說,從小即開始抓伯勞鳥來貼補家用,當時烤伯勞一串約有十隻,一隻可賣一到二元,他常拿著到車站兜售。

葉 有進說,當時到台北工作,一個月薪水只有六千多元,賣個烤伯勞一串就廿元,厲害的人一天可以抓一千多隻,怎麼不好賺?這個盛況到民國六十年代達到最高峰。 楓港整條台一線兩邊,滿滿全是烤鳥攤,煙霧嬝嬝瀰漫蔽天,空氣中盡是炭烤香味。但這項楓港「地方文化」,隨著台灣經濟富裕、保育觀念加強後沒落,現在楓港 台一線沿路,仍有稀稀落落的炭烤攤,但賣的已是烤鳥、烤魷魚,沒人敢明目張膽烤伯勞鳥。

全國第一間伯勞 鳥生態展示館,廿日在楓港開幕。展示館以廢棄軍營重新規畫而成,佔地約一公頃,館內分為主館、伯勞鳥生態展示館、主題影視廳、照片展示館等。鄉公所也在台 一線入口處旁,立起一尊大型伯勞鳥雕像,十分亮眼。

葉有進說,伯勞對他來說非常熟悉,更帶有濃濃感情, 因伯勞曾供養他生命。現在時空環境不同,鄉公所打造生態館,就是希望能將伯勞生態介紹給民眾,透過教育傳給下一代,希望伯勞這可愛的小精靈,不會再因人類 口腹之慾而喪命。

 
新聞出處: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919/4/1reaq.html

   


小鳥都是這樣長大的


講義雜誌 2009/09/29 文/張伯權 
 
每 次目睹親鳥育雛,觀察小鳥成長的過程,我都會感歎:生命是一切感動的根

請不要問我「先有雞,還是先有雞 蛋?」這個問題可能會讓我們爭得面紅耳赤。不過,我想我們不妨可以先同意下面這樣的說法:所有的鳥都是由蛋而來的,不管會飛的,還是不會飛的;換句話說, 所有的鳥都是卵生的。

在台灣,大概從第一聲春雷打響,或是第一滴春雨降下來之後,鳥類就開始進入繁忙而 多彩多姿的「繁殖期」,也可以說是許多像我這樣的鳥人,一年四季裏最忙碌的一段時間。忙著觀察小鳥的誕生,忙著記錄牠們成長的點點滴滴。四到六月大概是最 忙碌的高峰,但那樣的忙碌,有時候也可以分散或延伸到八、九月即將入秋的時節。

出乎意料之外,也許因為 氣候異常變化的緣故,今年大概是我所經驗過的最繁忙的一次繁殖季節,短短的三、四個月時間之內,同時觀察了十種以上不同鳥種的繁殖過程,有五色鳥、紅嘴黑 鵯、綠繡眼、台灣藍鵲、黑冠麻鷺、紅鳩、白頭翁、樹鵲、家燕、鵲鴝、黑枕藍鶲、紫嘯鶇以及紅冠水雞。有時候,同一種鳥分別在許多不同地點,不約而同地先後 下蛋孵卵育雛,讓我每天都抱著高興的期待與太陽同時起床,然後臉上掛著掩不住的微笑再一起下山回家;興奮之中,每每疲於奔命「趕場」,有好幾次因為打瞌 睡,就在客運公車或捷運上呼呼睡過了站。這四個月,不多也不少,我整整瘦了四公斤。

到目前為止,我比較 深入觀察記錄的台灣鳥種大部分都是平凡常見,甚至走在城市街道上也很有機會遇見的鳥,如果你也曾經細心留意的話,牠們就在你的身邊。正因為牠們的平凡常 見,讓我得以有更多的機會與時間接觸牠們;我以為,想要深入了解牠們循環不止的生生息息,反覆觀察?─?甚至一年又一年?──?乃是必需的條件。

有 一天,在經過無數的引頸等待之後,眼睛尚未完全睜開的黑枕藍鶲雛鳥,小小尖尖的嘴喙突然─或是說「終於」?──?向上伸出了窠巢,脖子拉得細細長長,顫顫 巍巍地左右晃動,然而一張小嘴卻張得好大,飢渴地盼待親鳥的餵食,背景則是剛升起不久的太陽灑在綠葉上,形成一片新鮮的晃晃光影。「出來了,頭探出來 了!」這一幕任誰看了,胸口都會沛然湧起一股暖流,晃晃盪盪,一種說不出來的對生命的感動與激歎,也開啟了隨後一連串對生命不斷的省思。我常常在想,生命 是一切感動的根源,不論是失去還是獲得。

每次目睹親鳥育雛,觀察小鳥成長的過程,都不禁會將那種種的一 切,拿來跟我們人類對比,也禁不住會一再地詢問自己:「我們可以跟這些大大小小的飛鳥,學到什麼呢?」

禽 鳥育雛的各種行為,究竟是出自本能,還是後天學習來的呢?我想一部分應是本能使然,一部分是學習來的,只是要畫出其間的分界線並非容易的事。

一 排小燕子停棲在電纜線上,燕子爸爸在牠們前面飛來飛去,顯然正在示範如何一邊飛行一邊捕食。小鴨子幾乎一出殼就可以下水,泅泳應該是天生的本事,不過想要 游得有技巧、有效果,恐怕就需要後天反覆的學習以及不斷的練習。俗稱「水避仔」的鷿鷈,以及鑄在加拿大一塊錢硬幣面上的潛鴨(Loon),牠們毛絨絨的孩 子又如何懂得爬到母親的背部上,舒舒服服地窩在溫暖的翼翅下,避水兼避險?而有些鳥,譬如同屬?科的雙胸環?(Killdeer)或東方環頸?,當親鳥發 覺有外敵(包括人類)侵近雛鳥或巢窠時,會立刻假裝自己折翼受傷,一邊尖聲淒叫,一邊拖著翅膀引開敵人。

你 也很可能看見過母雞領著一群小雞在地上覓食,一發現了食物,母雞立刻出聲召喚小雞過來,當場教導牠們如何在泥地裏扒尋蟲子填飽肚子。山裏的鵪鶉媽媽,一旦 警覺危險,唧唧幾聲,倏地一窩大小孩子立刻爭先恐後躲進草叢裏,然後半?噤默不敢發出半聲,直到危機消除。同樣面對危險時,家中院子裏飼養的母雞卻有另一 套戰術:牠會發聲召喚孩子們,趕緊躲進她張開的翅膀下藏起來。

又,紅嘴黑鵯親鳥如何知道,不停止的餵食 可以提早雛鳥離巢的時間?黑冠麻鷺又怎麼計算自己需要多大的窩,才能容納多少的孩子,以及承載牠們多少的重量?

在 這世界裏,只要可以找得到食物,只要有一塊可以遮蔽風雨的地方,鳥類就能夠在牠既有的生存環境之中,找到一條可以與之和諧相處的生路,只是有時候並非事事 如意,環境並非一年四季都能相容無礙,於是才有了遷徙的現象,而有了所謂「候鳥」這樣的名詞出現。遷徙是必要的,如此才能順利完成完整的繁殖周期,譬如大 群的濱鳥、水鳥或燕雀之類的禽鳥,每年在固定的季節都會南北往返遷移,因為人煙稀少的北方高緯度地區,在夏日築巢季期間不但提供了較長的白晝,食物也更為 豐富,而且可以築巢的地方更是大大地空曠,試想地球上還有哪塊地方可以一次同時容納十幾萬隻同種鳥類,供應如此龐大規模的食宿需求?

提 到築巢,鳥類築巢是為了下蛋,雖然下蛋並不必然需要有巢,譬如科鳥類的蛋就直接下在地面上,而且通常是開闊的石礫地面,有時候也會用身體壓出一個淺凹,讓 蛋放置得更為穩當。一般來講大部分的鳥類下蛋,多半一天下一個,等待統統下齊之後才一起孵化,因此第一天下的蛋跟最後一天下的蛋,幾乎都是同時出世,一起 長大。綠頭鴨如此,黑枕藍鶲也一樣。

這隻鳥為什麼長成這個樣子或那個樣子,那隻鳥為什麼有那個而沒有這 個?鳥類的一切行為與動作,都有其道理與原因,有些我們知道,有的我們尚不清楚。鳥類為什麼要以卵生而非胎生的方式來繁衍下一代呢?只因為牠們是鳥,所以 卵生?

江湖一點訣,說穿了不值一文錢;這樣的設計乃是針對鳥類的飛行特性演化而來的。我們知道,鳥拍動 翅膀想要飛得起來,首先身體必須要輕盈(不要忘記,飛行對鳥來說是相當消耗精力的動作),而胎生繁殖,需要長期將胎兒懷在身上,對飛鳥而言是徒增負擔;這 也是為什麼蛋一旦在洩殖腔內形成,立刻排出體外的原因。為了減輕重量,禽鳥的生殖器官更是早已經過劇烈的修改給簡化了。眾所皆知,鳥是從爬蟲演進而來,所 有爬蟲類的雄性都擁有相類似的生殖器?─也就是陰莖?──?以確保精子能夠安全地傳輸給雌性,然而所有鳥類也只有某些鳥種的雄性擁有這樣的生殖器,譬如鷓 鴣、駝鳥和南美鳳冠鳥這幾種胸骨扁平的鳥,或是鸛、紅鶴、鴨子、雞與雁鵝這幾種龍骨凸出的鳥,至於其他的鳥種就都沒有了。

沒 有陰莖的鳥,經過求偶配對之後,雄鳥會爬上雌鳥的背上,雌鳥會適時迎合,讓雙方的洩殖腔猶如接吻一般地接觸在一起,這時雄鳥就將精液噴進雌性的腔道內,完 成簡單又快速的受精程序。同樣地,雌鳥為了減輕體重,凡能減少的就減少?──?也就是儘量減少飛行時所攜帶的隨身行李?──?結果身上只剩下了一個卵巢, 一條輸卵管。

為了更徹底實踐「能少就少」的原則,雌鳥與雄鳥兩性的性器官,乾脆一年之中只有在某一段時 間才會「活了」過來─也就是「變重」起來?─其餘非繁殖季節則萎縮得幾乎看不見,根據專家的研究,兩者重量相差可以達到兩百至三百倍之多,端視鳥種的不 同。這一切的演變,在在都是為了應付禽鳥節奏急快、大量能源消耗的新陳代謝需求。

再者,鳥類生產的方式 不似魚類、青蛙或烏龜那樣,在體內累積了一定數量的卵子之後才一次排出。禽鳥下蛋間隔,短者如雞、鴨、雁鵝以及大多數的燕雀之類,一天只下一顆,長者則可 以長達四至八天不等。鳥蛋也不必然都像我們常見的雞蛋那樣的形狀,貓頭鷹的蛋幾乎接近圓球狀,而海鴨、海鳩等在海邊懸崖峭壁上築巢的海鳥,下的蛋則呈陀螺 形,一端鈍圓,另一端尖長,萬一不小心滾動,只會就地打圈圈,不會滾落懸崖。鳥蛋的顏色也不盡然都是白色,花樣也不一,每一種鳥都有牠自己的特色,以便區 別,可是在加拿大西岸有一種叫做?Murre?的海鴨,下的蛋卻是紅橙黃綠藍靛紫白,什麼顏色都有,還可以在蛋殼上拉直條印斑點,花樣不一而足。杜鵑自己 不築巢,孩子生下來都交給別人代養,所以牠下的蛋形狀幾乎跟被寄宿主的差不多,說魚目混珠也可以。

一般 說來,雛鳥孵化出殼時有兩種不同的狀態。

有的破殼而出時,渾身裸裎,無一毫毛,雙目緊閉,看起來彷彿傳 統市場上遭拔光了羽毛的雞體,也有人說像沒有衣服穿的壁虎,又「醜」又脆弱無助。牠們閉著眼睛,張著嘴巴,向父母乞食,也閉著眼睛在巢窩裏蹣跚翻爬,與兄 弟姊妹推來擠去。除了睡覺,一切都得依賴父母,甚至排泄物也要父母清除。牠們的體溫又特別的低,若非依靠親鳥的呵護,幾乎難以維持鳥類四十一點一度的正常 體溫,想要活命都有困難。

有的雛鳥則張著明亮的眼睛出生,全身穿著給人溫暖感覺的絨毛裝,幾個小時之後 就可以跟著父母親到處亂跑,東方環頸?的雛鳥就是這樣,細細長長的腿,兩隻腳好像穿了運動鞋,跑起來又急又快,雖然有一點拙,但是牠們如其成鳥父母一般具 體而微的長相,猶如剛出生的小貓小狗,讓人憐愛有加。這類雛鳥最極端的例子就是雉雞,破殼三天之後就能夠振翅飛翔;相反地,身上無毛的雨燕,第一次的飛翔 卻必須等待六個星期,而信天翁則更需要六個月之久。

張開眼睛、穿著衣服出生的雛鳥,蜷身待在蛋殼裏的時 間,大概有裸身出世的雛鳥兩倍之長,也就是說牠們擁有較長久的成長時間;同樣是剛出生一天大的雙胸環?雛鳥,其實比起知更鳥還要大上兩個星期。就成鳥體形 而言,雙胸環?與知更鳥的大小差不多,但是雙胸環?的蛋卻有知更鳥的兩倍大,也就能夠提供胚胎更充足的養分了。

我 們知道,大自然裏充滿無數令人又怵又敬的神奇祕密,其中最教人讚歎著迷的大概就是動物的繁衍,尤其是鳥類。那是一本本縷述生命誕生的「生命之書」,一頁一 頁展開在我們的眼前,等待我們的閱讀。只要你願意,就會看得見,就能讀出自己的心得來。你會在心裏不斷發出的讚歎聲中,詢問自己:野地裏的禽鳥,每一種都 有一套獨一無二的調適本領,讓牠們在大自然的激烈競爭中,在風雨不定的日子裏,知道什麼時候以及如何成功地撫育自己的孩子,而最後讓每一個倖存下來的孩子 都能成為一個獨立的生命體?──?這樣的本領是如何發展而成的呢?

我相信無論對人或對動物,只有親身體 驗,經過不斷近距離面對面地互動,才可能有助於增長彼此更深刻的了解,才能產生真正的寬容以及更恆久的愛心。儘管每一隻小鳥成長的故事不盡相同,牠們得到 拉拔長大的過程卻都是那麼有趣迷人,促人深思。這顆星球是我們人類安身之處,但也是其他動物,當然包括禽鳥在內的棲居地,身為靈長類的我們,如果自認為比 較「聰明」,比較「有智慧」,那麼就應該懂得再加上一些些常識,一點點尊敬,讓我們知道學習如何與其他的人類,其他的眾生命,不分大小,不分強弱,在同一 個時間,共享共有同一個空間。我想,這是每一個人,也是每一隻鳥的權利,而非特許。
 
新聞出處: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929/120/1s0vk.html

《社 團法人台北市野 鳥學會》
TEL: 02-2325-9190 | FAX:02-2755-4209 | E-mail:wbst@wbst.org.tw 
10664 臺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160巷3號1樓 (開放 時間:週一~週五09:00-21:00)
《支 持鳥會,就是為您生活的土地盡了一份力》
如 果您認同鳥會在環境教育推廣,傷鳥救護、棲地保育、鳥類研究調查等的工作,請用行動來支持我們!
◆捐款 方式:
〈1〉 郵政劃撥:
帳號 「07857882」,戶名「社團法人台北市野鳥學會」
〈2〉 銀行匯款:
帳 號「4802- 1058-6026」,台北富邦銀行-和平分行(戶名同上)
〈3〉 ATM轉帳:
局 號「012」帳號 「4802-1058-6026」 【請註明「保育捐款」,如需捐款收據請附上身份證字號及聯絡電話,匯款/轉帳請將收據填上姓名及個人資料,再傳真本 會以便登記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