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羽飛訊第120期--台北鳥會電子報

近期活動

7 05() 兒童營-快樂飛羽學園

7 09() 馬祖賞鷗

7 10() 週末派

7 10() 種子教師研習

7 14() 螃蟹講座&簽書會

會務新聞

2010本會會員至馬武督探索森林優惠活動~

2010年本會會員至救國團各活動中心住宿優惠

2010 7-9月活動預報表 

其他公告

綠世界成立野生動物救傷中心!

新聞專欄

濕地的管理需要有流域生態系統觀點

 

關渡自然公園

九歌兒童劇團**老樹小學堂**來囉!

氣候急先鋒-行動團隊導力工作坊

2010溼地小天使

99年濕地環境保育推廣宣導計畫

芝山文化生態綠園

偶戲館.芝山綠園~雙館戶外教學

臺北兒藝節-入園享優惠

保育新聞

農友毒鳥誤觸野保法 非戰之罪?

西門.紅樓.白海豚 一場小孩和愛作夢大人的社運

台東保育黃鸝鳥 連續兩次告失敗

反國光石化 環團到營建署陳情

百人搶救高美濕地 已清800公升浮汙

 

農友毒鳥誤觸野保法 非戰之罪?

推廣友善環境的鳥害防治 農友需更多資源         本報2010610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農田鳥害是農民頭痛的問題之一,然而,撲殺鳥類並不能解決問題。近日,台中縣大雅鄉林姓農民即為了保護收成而稻穀浸毒殺百餘鳥,誤觸野生動物保育法。面對農田鳥害,各地農友都發展出地方知識,而非侵入性的防治方法,為其共識。阿罩霧文化基金會專案總執行孫崇傑即建議,農友可加入當地的農友組織,經驗交流取得解決策略。

大雅鄉林姓農民農地上,遍地鳥屍,怵目驚心。林姓農民表示,鳥害影響收成,不知毒鳥會觸犯法律。

類似的事件也造成去年官田水雉大量死亡。水雉保育區周邊的農田,農民為了解決鳥害,以毒穀遍灑農地,啄食的鳥類包括花費千萬,得國際保育組織口碑的保育成果水雉。

毒鳥的事件是否很普遍?記者電訪農友,表示這種情形很多。記者又電訪台中縣農業改良所農民服務專線,轉介到水稻組,呂姓助理研究員表示毒鳥是(解決鳥害)「其中一種」方法,對於農民遭遇鳥害問題,試過各種方法還是無效,農改所會怎麼做?呂姓助理研究員表示沒有接過這類案件,建議找「防疫局」。

農民毒鳥是普遍現象,卻不知道觸犯法令;而遇到鳥害問題,又無可諮詢對象,顯示欠缺資源。

除了農田鳥害,農漁民與動物的恩怨,還有鳥類入侵漁塭、獼猴入侵果園等,都屬類似的情境。

長期關注鳥類議題的關渡自然公園處長何一先表示,鳥害防制應發展非侵入性、不傷害生命的解決方法,而非撲殺鳥類,政府農業部門缺乏現場經驗,能提供的協助有限。但仍應將之視為專案,如日本就有「鳥害防治研究所」,協助農民發展好的解決策略。

何一先表示,麻雀會啄食田邊的昆蟲,預防蟲害,但農民往往只看到收成時的農業損失,忽略了農穫之前鳥類發揮的功能。何一先說,以關渡的作法,稻田收成會留到米給鳥類啄食。這種作法或太理想化,但是他們仍不斷教育農民,鳥類幫忙吃蟲,收成時留些稻穀給鳥吃無傷大雅。

到底能鳥類啄食多少收成?目前台灣欠缺這類的研究,何一先認為「應以科學的方式觀察紀錄稻米從結穗到成為稻榖之前每個階段鳥類啄食的數量,並與鳥類吃掉的蟲數比較,這樣才能知道鳥類的貢獻有多大」。以關渡自然公園的紀錄,在完全不驅趕鳥的情形下,影響收成約4-5分之1,趕鳥則降為10分之1

孫崇傑也以生態自然農法耕種農田,對於來田裡的鳥類,未刻意驅趕,頂多在田中放置到稻草人,久而久之,稻草人成了鳥類棲息為伴的朋友。他曾就鳥害問題請教花蓮農友,農友分享以懸掛繩子的方式可達到驅趕的效果,因為鳥類基於經驗對於網子有疑慮,因此看到許多黑色的線不會飛下來停靠。

鳥害防治的解決對策考驗著各地的農友,孫崇傑說,花蓮、台南、高雄各地的農友都依據當地不同的地理、氣候條件,發展出各種驅鳥的方式。他建議農友多參與一些同儕團體,通常都能得到相關資訊以及經驗交流。

對於農民毒鳥觸犯野保法,他很感慨的說,慣行農法多以農藥、殺害造成農損的動物(如鳥類、老鼠、獼猴)來解決問題;孫崇傑說「鳥類死亡能見度高,其實農田裡蚯蚓、福壽螺也常因附近慣行農法所使用的農藥而死亡,看在眼裡也覺得不捨。」在他眼裡,每個生命在大自然中都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都應得到同等的尊重。

 新聞出處:http://e-info.org.tw/node/56238                                                              Top

 

濕地的管理需要有流域生態系統觀點

文/關渡自然公園處長 何一先

 

濕地的所在尤其是河川的中下游濕地,必將是包含在流域生態系統範圍內。所謂流域即是指:土地上有河流以及其支流、或分支等流過的區域,簡單地說就是匯集地表逕流的土地,通常是以山脊稜線為界,河流是流域生態系統的顯著特徵,所代表的是串連此流域內的網絡,物質傳輸流動及能量循環頻,可視為一個近似封閉的生態系統。既然是生態系統則具有其階層性質,由單一的物種、族群至多層次的群落,每一階層間皆有相關連性的連結存在。生態系統是複雜的,某位科學家曾說,大自然不是我們想像中的複雜,而是比我們所想像的還要複雜。其複雜的面貌可以得見及感受到的是『變』,大自然不停地在改變。濕地的管理在其中所受到的挑戰相當大,不僅僅要瞭解周遭的環境變化,也要考量濕地所在位置的流域中上游所帶來的所有物質,不管對其有利還是不利。因此,主管機關的上位政策中,需要有流域生態系統觀點在其中,僅對濕地這個個體為對象進行保護及整治,是會落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窠臼之中。

 

■ 備註:原文刊於冠羽月刊2010年第195                                                   Top

 

西門.紅樓.白海豚 一場小孩和愛作夢大人的社運

苦勞網2010628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孫窮理報導

 

「為什麼要搶救白海豚呢?因為牠們的命運就跟我們一樣。如果我們容許高污染的工廠破壞牠們的棲地,我們自己生存的環境也一樣會遭到破壞...」傍晚,小小的擴音喇叭裡傳出聲音,聽起來熱忱中帶著一些急切。拎著還滴著水的傘的行人,踩著大雨後的積水從四面八方湧了出來,街市迅速恢復假日的熙來攘往。

留意到這個聲音的人,不多,但總有零星幾個人停下了腳步,這時,張育憬就趕忙拿起傳單上前解說。

這個畫面,從522號開始,在西門町的紅樓劇場前,每個週末、週日,定時地出現。「原本,我是不知道這件事情的,今年四月底,因為在學校當志工媽媽,為了準備生命教育的教材,看到『血色海灣』這部片子,收集資料的時候,才知道白海豚、國光石化、公益信託認股這些事情。」張育憬說。

看到環保團體在環評會議裡打仗很辛苦,但是總覺得這些事情該讓更多的人知道,於是這個清瘦的家庭主婦,拎著兩個5歲和8歲的兩個寶貝女兒,就在紅樓的藝術市集擺起攤來,呼籲大家「救救白海豚」。

「救豚」張育憬把麥克風遞到5歲的小寶面前,幼稚園大班的小女孩毫不怕生地用童稚的聲音喊出聲來。

「小孩子根本不用教他們怎麼講,他們會有自己的辦法。」張育憬說,前幾天,小寶看到路人沒有注意到攤位,於是乾脆跳上台去跳舞,吸引大家注意,等到大家停下來看小朋友跳舞,就趕緊發認股書;還有一個六年級的小朋友,一次在大雨裡不撐傘發傳單,張育憬要他撐起傘來,他說,不行,撐傘發傳單跟人的距離太遠了,被拒絕的比例太高,淋著雨發,人家沒有辦法拒絕。

「這真的是『小孩無敵』!」一個多月下來,有不少人脈,都是靠小孩子牽起來的,「有一次有兩個唸生物系的大學生跑來說要認股,說是同學介紹的,問他們說是哪位同學,他們說某某某。」

「可是某某某是個小學六年級的小朋友啊,怎麼會是你們同學?」張育憬問了才知道原來是一起上空手道的「同學」,小朋友用上了自己所有的人脈關係,甚至搶先認股,那麼他們的家長呢?「家長們知道了,大多是支持的,只是不見得會來。」

「不過,小孩子是會影響大人的。」張育憬引用九歲創立環保學習團體ECOthe Environmental Children's Organization)的瑟玟卡莉絲鈴木在「地球環境高峰會」所說的「你們總說愛我們,請用行動表現。」一個多月,在紅樓前面的攤位,從一個學校裡的教育課程,演化成街頭的教育課程,再活生生地成為一場可說是以兒童為主體的社運現場。

張育憬不是任何環保團體的成員,所有的事情都是幾個月惡補下來才慢慢清楚的,她自己動手製作傳單、資料夾裡放滿了資料,試圖向每一個過路的人說明,「你知道海王子吧?」,嗯,知道的人可能已經顯示了他的年紀,「嘿嘿吼吼嘿,海王子」,有人勾起了童年的回憶,「那你知道那隻白海豚嗎?」沒有環評會議中的專業語言與複雜的數據,所有的話語是簡單而直接的,小孩子不用教,大人克服剛開始的惶恐,也慢慢地熟練起來,「用自己的方式保護白海豚」。

626號,累積一個月來的能量,一支集合五、六十位大小朋友的隊伍集結起來了,拿出鑼、鼓、鈸、響板,甚至寶特瓶,總之是所有可以發出聲響的「樂器」,一場名為「海洋夢公園」的「移動音樂會」就這麼穿越西門行人徒步區,國中生帶來扯鈴表演、瑜珈老師帶著吉他來個帶動唱,壓軸戲是大人小孩一同演出的布袋戲,把「用自己的方式保護白海豚」的精神給發揮到了極致。

「這一批從各種各樣訊息管道被找來的人,有很多其實我也不認識。」張育憬說;他們的共同點,是拿出了實際的行動,「環保團體只是發現事情、告訴我們事情的人,搶救環境要靠我們自己;只要你跨出第一步,你就會發現,你會愈講愈開心、愈有信心。」張育憬回憶跟路人溝通的過程,「剛開始說給我五分鐘,沒有人會理你,三分鐘,也沒有,那30秒」,有人停下了腳步,但當話匣子一開,30秒變成了三分鐘、五分鐘,然後幾乎每一個人的反應都是「為什麼我不知道這些事情。」於是,可能就又多了一個人,繼續向不認識的路人去說這些「不知道的事情」。

全民來認股守護白海豚」認股人數已達2萬人,預計77週三上午10點,向內政部遞送「公益信託」案。

 本文轉載自苦勞網

 新聞出處: http://e-info.org.tw/node/56967                                                 Top

 

     

氣候急先鋒—
行動團隊領導力工作坊

2010濕地小天使

99年濕地環境保育推廣宣導計畫

日期:8/21-8/229/4-9/5
時間:0930-1730不過夜
對象:一般大眾。
費用:500

日期:詳見報名表
時間:09:30-15:00
對象:臺北、基隆、桃園、新竹等縣市之啟智學校,以學校或班級報名。
人數:20人以上接受報名。
自費:午餐、保險自理。

期間:9/112/15期間,每週二至週五。
對象:臺北市公立國民小學中年級學生,以班級為單位

透過培訓,讓地球環境更好的行動可以持續下去。
透過輔導,養成種子團隊,推動讓地球更好的事情。
透過鼓勵,讓好的團隊可以受到眾人的稱讚與肯定。
透過參與,使更多人用行動去面對氣候變遷的環境。
5人以上團隊報名,優先錄取。

關渡自然公園邀請您一起與您的小天使,在特教引導員帶領下投入自然的懷抱。讓我們做這些小天使的翅膀,幫助他們,引導他們。讓他們在探索自然的過程中,可以享受自然所給予的愛。
備註:
‧請視學員身心狀況以1-2學員搭配1位陪伴員
‧補助講師費與交通費每台車最高補助5000元。

由臺北市動物保護處全額補助教育活費,於關渡自然公園進行戶外教學。透過生動解說、自然體驗觀察,引領學生體認濕地環境重要性,啟發保育濕地的觀念。
*參加學生全額免費(每班預繳$1,000元保證金),隨行教師與家長每人收取優惠門票$30元。

7/6起簡章備索    網站下載報名簡章或洽詢分機210-212

於網站下載報名簡章或洽詢分機210-212

於網站下載報名簡章或洽詢分機210-212

                                                                                        Top

 

台東保育黃鸝鳥 連續兩次告失敗

記者 章明哲 台東報導

一對快要絕種的一級保育鳥類-黃鸝鳥,連續兩次在台東市森林公園作巢繁殖,雖然經過嚴密的保護,不過還是宣告失敗,很可惜,專家認為,黃鸝鳥在國內的數量很少, 對牠們的研究和瞭解不多,想要復育有很大的困難。
今年五月底台東市森林公園第一次出現一對黃鸝鳥築巢,引起大家的關注,台東縣政府 也在週邊圍起封鎖線,避免人為干擾,但最後因為被其牠鳥類攻擊破壞,繁殖失敗。
這個月十七號,這對黃鸝鳥又再度築巢繁殖,這次有監視器和巡守人員全天監控,不過 還是失敗。
監視器最後一次錄到母鳥匆匆忙忙,從鳥巢叼了一個東西離巢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鳥 會的專家到樹上察看,發現鳥巢裡只剩下一顆壞掉的蛋,研判母鳥已經發現幼鳥全部死 亡,繁殖沒有希望,才會棄巢離開,令人可惜。
黃鸝鳥在台灣是瀕臨絕種的鳥類,數量只剩下兩百隻左右,國內外對牠們的研究和瞭解 也不多,但要用人工的方式來復育野鳥,有一定的難度,想要讓牠們好好生存,除了人 類的保護之外,也要靠牠們在大自然界找到生存競爭的方法。

 新聞出處:http://web.pts.org.tw/php/news/pts_news/detail.php?NEENO=152160               Top

————————————————————————————————————————————

反國光石化 環團到營建署陳情

中央社記者謝君蔚台北2日電

為了反對國光石化開發案,數十位彰化民眾及環保團體上午到營建署陳情。陳情人士表示,開發案將嚴重影響當地溼地、海洋生態以及居民生計。

內政部營建署今天上午召開區域計畫委員會專案小組審查會議,第3次審查「彰化縣西南角大城海埔地工業區計畫」。數十位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芳苑反汙染自救會、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等人士於會前到營建署門口拉布條抗議。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表示,國光石化預定在彰化縣芳苑鄉至大城鄉沿岸一帶,以填海造陸方式開發,將影響當地特殊泥質潮間帶溼地生態,讓特產螻蛄蝦無法棲息,進一步衝擊當地漁民生計。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專案執行吳孟純表示,2002年發現世界瀕臨絕種動物白海豚在台南到苗栗沿海一帶棲息,而彰化沿海正好是中間點,若國光石化在此地開發,可能造成這些不到100隻的白海豚滅絕。

陳情人士稍晚進入營建署,希望能參加審查會議,營建署依規定僅能開放5位民眾,引發陳情人士些許不滿,讓審查會議添了一段小插曲。990702

 新聞出處: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702/5/28j11.html                       Top      

————————————————————————————————————————————

百人搶救高美濕地 已清800公升浮汙

【聯合報╱記者苗君平、張明慧/台中報導】

 

台中縣高美濕地遭惡意傾倒廢重油,環保、軍方動員近一百人,花卅多小時清了八百公升水面浮汙;汙染面積雖未再擴大,但生態所受到浩劫,恐非短時間能改善。

中縣環保局追查發現,六月廿九日晚上七點多,有一名機車騎士經過看到一輛油罐車在附近徘徊,疑是偷倒者。

環保局長莊永松說,這些油汙全是使用過的廢重油,研判從機械研磨或車床業流出,台中港附近和關連工業區廠商都是清查重點,這種偷倒行為太可惡了!

清水警方已組成專案小組,由檢察官指揮偵辦。清水警分局長郭瑞權表示,研判傾倒地點是在臨海路附近的鎮平橋上,現場沒有監視器,但可調閱附近路口當時的行車畫面,過濾可疑的油槽車。

大片的油汙隨著水流溢散,陸軍十軍團五八砲指部出動五十名官兵,會同環保局清潔隊員,以五人一組、每組一百公尺的方式,先將沾有油汙的雲林莞草割除,再徒手以吸油棉將石縫間的油汙清除,烈日下十分辛苦。

環保局后里資源回收廠長范群彬說:雖然極力防堵,仍有十分之一的油量溢出,已將攔油索拉開,防止油花流入高美濕地!

農業局保育科長李代娟最擔心的是生態受影響程度,將委請東海大學的生態團隊長期觀察,也呼籲民眾如果在高美濕地附近發現大量的鳥類或魚蝦死亡,請立即通報。

 

 新聞出處: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5/5699802.s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