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羽飛訊第122期--台北鳥會電子報

近期活動

8 07() 芝山綠園駐站

8 07() 關渡自然公園駐站

8 08() 週日例行活動

8 14() 週末派

8 14() 合歡山

會務新聞

台北鳥會儲備義工訓練熱烈招募中!!HOT

『白頭翁賞鳥趣』課程招生中!NEW

週日例行 週末派 白頭翁俱樂部第二集合點

2010 7-9月活動預報表 

其他公告

林務局保育櫥窗遊戲專區

新聞專欄

擴張的鳥類族群

關渡自然公園

新溼地導覽解說

自然中心定時導覽

賞鳥駐站解說

芝山文化生態綠園

87() 考古坑教室導覽解說

電視主播台

DIY

保育新聞

搶救田寮洋/報告吳揆 濕地不只是河川流過

美麗嬌客踩高蹺 漫步田間覓食

財經漫遊-怎樣對抗生態殺手

從六輕到國光.發展誰的經濟?

六輕八輕生命輕

 

搶救田寮洋/報告吳揆 濕地不只是河川流過

【記者歐素美、盧賢秀、林嘉琪、曾韋禎/綜合報導】

台北縣貢寮鄉民擔心內政部推動「田寮洋變住宅區」案,將徵收濕地、破壞生態,造成淹水等問題。行政院長吳敦義昨日表示:「中間有一塊,他們說是濕地,其實只是河川流過的地方。」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信託中心主任孫秀如表示,吳揆的說法,正好點出官方對爭議重點視而不見。

 

吳敦義說,當地有上百公頃、好幾百戶人家,幾十年前就被劃入東北角風景區,政府卻遲未辦理徵收,利用大範圍跨區段徵收,將可解決居民幾十年的痛苦。

 

吳敦義說,東北角風景區的開發沒有用到農田,只用到台二線省道旁荒廢的旱地、雜地,未來整體規劃,有些可發還地主,若東北角開發案中有農田,考慮的原則與苗栗大埔相同,但處理「務求允當」。

 

農民︰不是說不再徵收農地

 

地方農民吳登茂和李萬福,則是望著田寮洋的農田說:「行政院長不是說不再徵收農地了嗎?沒多久怎又要徵收田寮洋的農田蓋房子呢?」李萬福說,這裡環境很好,有很多鳥,幾年前丹頂鶴落居在這裡。

 

學者︰濕地是天然滯洪池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謝蕙蓮表示,濕地地勢低窪,具有蓄水功能,是天然滯洪池,一旦被填平開發成住宅區或道路,行經水流出現變化,淹水噩夢就會成真。田寮洋溼地絕對不是「只是河川流過」。

 

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林文宏在二十幾年前就開始到田寮洋賞鳥,他說全台所有鳥種共五百四十三種,田寮洋就佔五十四%,是台灣其他的溼地或平原無法比的。

 

在台北鳥會擔任二十年解說員的方黃玉明說,近年新記錄到的鳥種幾乎都在這裡被發現,如果蓋了房子可以居住,卻少了難得豐富的溼地,應好好衡量。

 

孫秀如表示:「蓋房鋪路與改善東北角景觀有什麼關係?政府根本擺錯了重點。」

 

內政部次長林慈玲指出,田寮洋案還在規劃階段,尚未完成都市計畫檢討。

 

第二集合點一覽表

 

路線名稱

第二集合地點

 

路線名稱

第二集合地點

1

二重疏洪道

不設

20

貢寮→雙溪

不設

2

土城彈藥庫

捷運土城站(出口2)

21

淡水忠烈祠

捷運淡水站(出口1)

3

大同電子→關渡

捷運唭哩岸站(出口)

22

淡江農場

捷運紅樹林站(出口1)

4

大安森林公園

信義、新生南路大門口

23

深坑

不設

5

五股溼地→蘆州堤防

不設

24

野柳

不設

6

內溝里

公車287, 281總站
停車場旁土地公廟

25

鹿角溪人工溼地

捷運亞東醫院站(出口1)

8

四崁水

不設

26

植物園

南海學園門口
南海路4547

9

田寮洋

不設

27

植物園→華江橋

南海學園門口
南海路4547

10

立農溼地

捷運石牌站(出口)

28

番仔溝→貴仔坑大排

捷運北投站(出口)

11

忠義小徑

捷運忠義站(出口)

29

貴仔坑大排

捷運復興崗站(出口1)

12

直潭國小

新店客運●小粗坑站
粗坑集會所旁土地公廟

30

陽明山公園

不設

13

社子島

台北海洋技術學院
(
延平北路九段校門口)

31

楓丹白露

捷運竹圍站(出口1)

14

芝山岩

捷運芝山站(出口)

32

楓露嘴→烏塗窟

不設

15

金山

不設

7

臺大校園

捷運公館站(出口2)

16

南港公園

捷運昆陽站(出口4)

33

關渡老街→自然公園

捷運關渡站(出口1)

17

挖仔尾

捷運關渡站(出口1)

34

蘆洲堤防

不設

18

烏來

不設

35

觀音山

不設

19

珠海路

捷運新北投站(出口)

 

 

 

第二集合點集合出發時間為活動日早上7:30,敬請準時到達,逾時不候。

Top

 

擴張的鳥類族群

【文/關渡自然公園處長 何一先】

鳥類的族群數量經常性的處於動態的平衡,環境的變化其實會引發鳥類族群的大幅增加或減少的改變。一般最常受到關注的是數量少、瀕臨絕種的鳥類,例如黑面琵鷺、八色鳥等。數量多且正顯著的擴張領域範圍的鳥類,似乎並不引起特別的注意。歐洲椋鳥、家麻雀被引進北美洲後,不到一百年的時間就分布整個北美洲地區,這通常會歸類為外來種入侵問題,臺灣的家八哥、白尾八哥、輝椋鳥、黑領椋鳥等也屬於這範籌。灰斑鳩族群於1900年開始由土耳其擴散至1970年廣佈歐洲,以每年45公里的速度擴張族群,則屬於自然發生現象。在臺灣的鳥友的感受中,可以指出同屬於此現象的有:黑冠麻鷺、高蹺鴴、花嘴鴨等,喜鵲則是歸化種在臺灣的族群數量有一長時間的穩定時期,但近期族群數量大幅增加。家燕則是較不受到注意的鳥種,依據數年來問卷訪查的初步資料顯示,家燕族群數量擴增相當迅速。這些鳥種有必要作一分析,環境變遷的秘密,或許就藏在其中。

■ 備註:原文刊於冠羽月刊2010年第197

Top

 

       

心濕地

導覽解說

自然中心

定時導覽

賞鳥

駐站解說

每週六、日

16:0017:00

對象:一般親子遊客

費用:每人50

每週六、日

10:0011:00

15:3016:30

自然中心一樓

每週六、日                                    09:0012:00                                    14:0017:00                                      自然中心二樓

美麗的假日,歡迎您們來到關渡自然公園。

解說員將帶領您們享受微風輕拂臉龐、傾聽草澤中鳥兒啁啾鳴唱,飽覽依傍翠綠群山的心濕地之美,一起擁抱自然的奧妙。

活動當天1300起,自然中心服務台開放現場報名

想深入了解濕地的定義、濕地環境的景觀特色、濕地的功能、生態與生物、濕地的保育嗎?透過直接與民眾面對面進行互動式導覽活動,讓您對濕地有更多的認識。

安全賞鳥不打擾~透過公園提供的高倍望遠鏡,了解關渡園區的鳥類動態,帶著一顆好奇的心,讓駐站的專家們引領你走入奇妙的鳥世界吧。

20人內,

採現場報名,

團體除外

現場自由參加

現場自由參加

Top

 

美麗嬌客踩高蹺 漫步田間覓食

2010/08/03聯合報╱記者黃宣翰/將軍報導】

台南縣將軍鄉沿海等地可以看到高蹺 的美麗蹤影,這群嬌客有一對紅紅的長腳,如同踩著高蹺,體態優雅地在休耕農地覓食。台南縣生態保育學會理事長邱仁武表示,高蹺 的警覺性很高,有人靠近時,會發出聲響警告同伴躲避。

愛鳥人士最近在將軍鄉、學甲鎮、七股鄉一帶沼澤地、鹽灘地、休耕農田,發現不少高蹺 ,成群結隊飛舞覓食,形成田間美景。

邱仁武指出,高蹺 的棲息處大都為沼澤地,有豐富有機質及魚蝦類,有的休耕田園內有了數量龐大的紅蟲,成為牠們食物的來源,加上沼澤地寬廣,非常適合棲息。

高蹺 細長的粉紅色腳外型特殊,就如同「踩高蹺」一般,是牠最明顯的特徵。體色黑白對比強烈,由頭部、頸部、腹部到尾下都是純白色,而背部及翅膀則為黑色,牠們的喙黑、又尖又長。

邱仁武說,高蹺 飛行時,雙腳超出尾部的部分很長,發出「呿、呿、呿」的聲音,繁殖季節時,母鳥護幼鳥的行為非常強烈,會發出高昂而急促的警戒鳴叫聲。

早期高蹺 並不常見,出現台灣的高蹺 有的是在北方出生來台度冬的候鳥,後來在台灣繁殖,漸漸成為留鳥。高蹺非常膽小,邱仁武呼籲來往人車減速慢行,不要鳴喇叭,以免影響牠們正常棲息。

 新聞出處:美麗嬌客踩高蹺 漫步田間覓食 | 台灣百寶鄉 | 地方新聞 | 聯合新聞網

Top

————————————————————————————————————————————

從六輕到國光.發展誰的經濟?

【作者:李根政(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

短短18天之內,六輕連二爆,不僅說明台塑六輕的工安已經失控,企業形象更快速崩解,台灣社會有必要檢討所謂「發展經濟」、「繁榮」的集體迷思。

1998年底,台塑無視於巴塞爾公約的規定,將2,799公噸的汞污泥「偷偷」運到柬埔寨,重創台灣國際形象;1999年初屏東鯉魚山被發現8,700公噸的汞污泥,種種跡象都指向台塑公司;2002年台塑林園廠,被公告為地下水污染「控制場址」;2007年台塑前鎮廠被檢出土壤中鋅和汞濃度超標,又被公告為土壤污染控制場址。台塑公司污染了每一塊用過的土地!

然而,這一件件的污染醜聞,似乎沒有動搖王永慶先生「經營之神」的地位。

巧合的是,王永慶死後,台塑的污染再也紙包不住火。

今(2010)年3月,台塑仁武廠污染爆發地下水中1,2-二氯乙烷超出管制標準302,000倍的恐怖污染,35.38公頃的土地被公告為「整治廠址」,更可惡的是台塑公司自2002年即已知情,竟長期隱匿,任由15種恐怖的毒性化學物質在土壤、地下水中四處流竄。

六輕18日內連二爆,似乎將這把火從高雄燒到了雲林。

然而,六輕的問題絕不只爆炸這類工安意外,筆者試舉如下:早在建廠之初,政府為了供應台塑六輕的用水,花了238億興建集集攔河堰,專管直送六輕,枯水期不夠用,9成以上還得調撥農業用水,間接加速了地層下陷;六輕和麥寮電廠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占了全國四分之一,等於全國2400萬人住宅和運輸排碳的總合;附近學校師生因嚴重的空污必須經常戴口罩已是常態,養殖漁業生長遲緩更是漁民不敢宣揚的痛。20096月,台大教授詹長權的研究更指出:麥寮、台西、東勢、崙背、四湖等鄉鎮罹癌率與六輕廠的空氣污染有「顯著相關」,鄰近鄉民愈來愈多人得癌症,例如台西鄉,民眾得肝癌的發生率成長了3成,全癌症的發生率成長了8成。

雲林人在六輕運轉10年間,就已嘗受如此污染的惡果。我們要進一步追問的是:六輕建廠之初所承諾的「繁榮」在那裡?

1993 年,台塑承諾六輕建廠後,將興建長庚醫院、醫護、安養社區、護專、客運中心、海濱休閒遊憩中心,建造15萬人的新市鎮,引進37,500就業人口等。然而,如今,只有醫院在興建中,其餘全數跳票,就業人口只有1萬人,其中外籍員工占6成,如此嚴重背信行為,可曾有人追究?

猶記19918月,當時的雲林縣長廖泉裕、議長張榮味、國民黨縣黨部主委薛正直、麥寮鄉長林松村,齊赴台北與王永在晤談,爭取台塑在麥寮設廠,宣稱六輕建廠可以讓雲林繁榮,這些人要不要付出歷史責任?

20年後的今天,濁水溪對岸的彰化縣,卓伯源縣長也正積極爭取國光石化的進駐,同樣聲稱要繁榮地方,如此請鬼拿藥單行徑,彰化縣民難道情願再被政客出賣?

筆者所居住的大高雄正是石化業的受害地區,土壤、地下水、空污都是全國之冠,後勁、林園、大社、仁武居民更長期飽嘗污染苦果,在在都證明石化工業確是高污染的夕陽產業。

欣見雲林人開始對台塑公司展開抗爭行動,要求台塑公司和政府負起最基本的污染管控責任,但要切記,千金萬金難買乾淨的空氣、土壤和水,一旦開始談回饋金,黑金政治、人心的腐化將比工業污染更難根治。

本文轉載自李根政的部落格

 新聞出處:從六輕到國光.發展誰的經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Top

————————————————————————————————————————————

六輕八輕生命輕

【作者:粘錫麟(綠色主張工作室)

本月22日,在麥寮舉辦的六輕五期擴建說明會上,雲林鄉親終於發出怒吼,甚至「翻桌」抗議,難道這些鄉民是暴戾份子?非也,乃是「水淹脖頸」的不得不然。台塑六輕在被宜蘭陳定南縣長拒絕登陸後,轉而跑到雲林麥寮設廠,這一路走來,苦不堪言。

所謂「輕」,就是輕油裂解廠;一、二輕在後勁,三、四輕在林園,一二廢廠後換五輕,六輕則在麥寮,七輕原是燁龍公司申請,但在地方環保團體激烈反對聲中,台南縣府將預定地劃為七股生態保育區,八輕是中油和民營財團合資,本來選定在屏東設廠,但同遭縣府反對,乃移到雲林台西,可是在環評判定要進入二階時,又趕緊撤案,搬到彰化大城。

六輕設廠以來,污染不斷,最為人詬病的是致癌人口大增,從19962003年間,麥寮、台西的罹癌人數是對照區莿桐、虎尾的二至三倍,這是有毒廢氣的擴散;除此,大量耗水的結果,讓集集攔河堰的水還不夠使用,農田水利會奉命撥水,農民只好轉而使用地下水,而枯水期的揚塵效應所造成的危害,磬竹難書。

彰化縣政府張開歡迎之手,讓國光覬覦濁水溪口的濕地,預計開發4千公頃的填海造陸,世界上頂級的泥質沙灘,勢將化為烏有;二氧化碳的排放也將增加1200萬公噸,加上六輕,台中火力電廠,到時,中部將是惡魔天空下的煉獄。用水也要擠迫大肚溪,中部地區的農業,看來不是改行,只剩滅絕一途。

彰化環保聯盟用了毅力與決心,堅決反對國光八輕的興建,更為了保護白海豚,發起購買溪口濕地的行動,這是與國光大別苗頭,國光預定每平方米100元,就加價申請,這個動作讓公部門「頭殼冒煙」,任誰都不願擔任為「主管機關」。

曾經被反彰火聯盟邀請到鹿港演講的中興大學教授莊炳潔老師,分析八輕建廠後,PM2.5的懸浮微粒,每兩天就會有一人死於肺癌或心血管疾病,台灣每個人的壽命,平均將減少23天。為了一個夕陽工業,將生民的健康視如無物,讓人懷疑政府的環境正義。

迄今,認購濕地的人數已經超過35千人,另外,包括最高學術機構有18位中研院士,還有458位大專院校的教授聯名反對,現在,醫療界更如火如荼積極串連,一同連署反對國光石化的開發,這都是以環境、健康、土地為出發點的社會良心。

雖有政府一再護航、地方民代的全力支持,和某些悖離學術良心接受國光委託的學者昧心背書,但是環評報告書上,仍有超過300項的疑問待解,國光還沒有定案,此時此刻,正嚴峻的檢驗愚知和良知的分野。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

 

 新聞出處:六輕八輕生命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Top

————————————————————————————————————————————

財經漫遊-怎樣對抗生態殺手

2010-07-31 中國時報 【沈雲驄】

印尼的金光集團,是全球最重要的棕油業者之一。很賺錢,他的創辦人現在是印尼最有錢的五人之一,印尼的經濟也靠它撐起不少。

但看在環保團體眼中,這家金光閃閃的大公司,卻是個生態殺手。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的報告指出,金光集團的擴張,肥了自己,卻嚴重傷害生態:一來,為了增加產能,該集團不斷開發印尼的森林,使得森林面積持續被侵蝕,溫室效應也日益惡化。二來,這些森林原本是猩猩的棲息地,現在,估計有數以千計的猩猩,因為金光集團的擴張而死亡,有的是被工人追殺,有的因食物鏈遭破壞而餓死。再加上,許多原本靠著森林過活的人,如今隨著財團的擴張,而被迫遷徙、被迫放棄原有的生活方式。

這種自己賺大錢,卻不顧生態、不顧別人生活的行徑,讓環保團體都很憤怒。問題是,金光集團遠在印尼的森林深處,一般人聽也沒聽過;就算聽過,棕油是印尼重要的經濟命脈,沒有官員敢輕易動它,氣,又能怎樣?

於是綠色和平組織想到一個辦法:訴諸消費者。背後的道理很簡單:今天你我手中的餅乾,臉上的保養品,冰箱裡的食物,浴室裡的沐浴乳,多少都有棕油的成分。雖然市面上看不到金光的產品,我們也對金光一無所知,卻很可能天天生活在金光的產品之中,幾乎你能想像到的國際大品牌,都是它的客戶。

幾個月前,Youtube上出現了一則短片,片中一位上班族開心地打開一包台灣也有賣的Kit-Kat巧克力棒,一口咬下去,才發現是一根血淋淋的猩猩手指頭。這則短片幾個月來被廣為流傳,引起許多消費者的共鳴,這才知道,原來自己每天的消費行為,正在默默助長著這些生態殺手。這影片後來逼得生產Kit-Kat的雀巢公司出面,表態再也不向金光集團進貨。

其實早在這則短片出來之前,雀巢身為全球最大的食品公司之一,本來就是環保團體緊咬的目標。不只雀巢,其他的業者只要夠有名、只要賣的產品跟棕油扯上邊,也被綠色和平盯上,點名要求承諾不再採購「黑心棕油」。畢竟,提供原料的金光可以不鳥你,負責管理的政府可以裝無辜,但製造最終產品給你的品牌,負責賣東西給你的賣場,可不能輕易打混仗。因此,如今賣比薩的Pizza Hut,賣清潔用品的聯合利華,美國的沃爾瑪、英國的Tesco、法國的家樂福,全都被迫表態不跟黑心棕油業者往來。金光集團最後也被迫跳出來,承諾不再破壞生態,要往栽培「永續棕油」的方向努力。

對環保團體來說,這當然大快人心。不過他們很快就發現,不能高興得太早。一來,他們懷疑有些業者只是表面上不直接向金光進貨,實際上還是在暗中透過別的公司,間接採購黑心棕油;二來,棕油業者們還是可能說一套做一套。綠色和平前天公布一份報告就指控,金光集團口中說要永續,實際上還在偷幹破壞生態的勾當。

破壞生態,當然應該被撻伐。但緊接而來的現實問題是:人的生計呢?金光不擴張,那些一窮二白的棕園工人生活怎辦?企業假如因此而無法賺錢,會不會有更多人沒頭路?像印尼這樣的國家,本來就不怎麼富裕,這下不就雪上加霜?何況,環保團體的指控,難道就是正確的嗎?

這也就是為什麼,業者們一邊承諾要改善,一邊也在抱怨自己被誤解。德國最近甚至有個網站成立,就是要來監督像綠色和平這樣的團體,提醒人們不應對環保組織的危言聳聽照單全收。

是的。就像不久前的「氣候門事件」──再專業的氣象專家,也會為了達成自己的訴求而刻意誇大,環保專家們當然也可能過度包裝自己的主張,我們不必照單全收。我們需要的,是合理的解決方案,尤其,當面對那些財大氣粗、又有政府以經濟發展之名行保護之實的生態殺手時,我們需要正確與有力量的制衡方法。

(作者為早安財經出版社發行人)

 新聞出處:財經漫遊-怎樣對抗生態殺手|言論新聞|中時電子報

Top